您的位置:  最新 > 军事百科 > 正文

这个防空系统的克星威力如何

2021-04-09 09:02 魏岳江 孙龙海 次阅读

据“防务博客”网站2020年11月9日报道,阿塞拜疆国防部当天发布视频,显示其无人机摧毁亚美尼亚的“道尔—M2KM”防空导弹系统。截至2020年10月3日,阿塞拜疆已经宣称摧毁了亚美尼亚250辆装甲车和类似数量的火炮,以及包括一套S-300防空系统在内的39套防空系统。阿塞拜疆在冲突中部署了几种不同类型的无人机,在战斗中表现出了很强的战斗力。究竟无人机何以成为防空系统的克星,又为何备受推崇呢?

微信图片_20210407195705.jpg

01 无人机——致命诱饵

目前,随着作为诱饵之用的无人机发展,它可以协同其他电子侦察设备遂行诱骗侦察任务;或作为突防工具,为有人驾驶飞机、无人攻击机提供防空压制;或与反辐射无人机等武器配合使用,压制和摧毁敌防空指挥信息系统。为了提高无人机对地实施欺骗效果,常常要采取一些措施:如进行特殊设计,并装上适当的电子设备;安装角反射器等无源装置,增大无人机的雷达反射面积;安装射频放大设备,增强雷达反射信号。而作为突防或者反辐射无人机则采取隐形设计,在诱饵无人机配合下,发现敌方雷达开机即时摧毁。

在未来作战中,一架无人机可同时装备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干扰设备,根据需要灵活运用;也可是两种或多种不同用途的无人机与电子战飞机之间的协同作战。在执行电子欺骗任务时,无人机将模仿有人驾驶飞机战术飞行,迷惑敌方雷达,致使敌判断失误、暴露目标。

俄军一款由“海雕-10”无人侦察机改造而成的重约18公斤“索具-3”,擅长干扰敌方手机通信,能连续飞行10小时,工作时与地面指挥车最远可相距120公里。单架“索具-3”能通过电子干扰,阻止其周围半径6公里范围内、使用GSM全球移动通信标准的2000部敌方手机正常工作;找到敌方蜂窝移动通信较为集中的位置,并将该位置坐标传给本方地面自动指挥系统,由后者判断调集火炮还是战机发动攻击。俄研发人员还对“索具-3”无人机进行升级改造,以使其能有效对付使用其他移动通信标准和通信频率的移动通信工具。2020年11月21日,俄军又测试了一款尺寸较小、难以被敌方雷达侦测、专门搜索敌方防空系统的无人机。该型无人机安装的计算机软件,采用人工智能技术,针对每种防空系统的雷达性能、特点各不相同,能高度自动化搜索目标,在极短时间内评估被搜索区域内各种防空雷达辐射波,确定雷达信号源的方位和坐标。与此同时,该型无人机及时把发现这些信息传给地面指挥站和附近的本方飞机、直升机,为其提供更加精准的作战参数和空袭目标坐标,让飞行员提前获悉危险信息后对敌方防空系统进行精确打击,或遥控指挥前方的无人机进行精确打击。英国研制的“君主”系统,就是使用多架无人机,分别携带电子侦察设备、雷达干扰设备和通信干扰设备,飞临敌方阵地上空执行遂行电子战任务的一个综合系统。

微信图片_20210407195714.jpg

02 电子战的前世今生

电子战诞生于1904年日俄战争中,俄海军从电报中窃取了日军舰队的行踪,在海上打了一个大胜仗,从此拉开了电子战的序幕。此后,世界各国发明了雷达,侦察领域装备家族中增加了千里眼后,作战双方就千方百计地想蒙住或者首先摧毁另一方的千里眼,于是就有了雷达电子对抗。

二战中,英法联军在诺曼底登陆战役中,首先用火力摧毁了德军的大批雷达,然后制造了假司令部、假司令、假军舰,散布假情报、假消息,运用电子欺骗手段,声东击西,让希特勒的德国军队错误地判断英法联军在加莱地区登陆,致使诺曼底兵力空虚,而英法联军却从诺曼底登陆,达成作战突然性,以较小的代价赢得了登陆战役的胜利。

二战后,世界开始研制出了专门对付雷达的反辐射导弹,还有专门用于电子对抗的电子战飞机,产生电子侦察与反侦察、干扰与反干扰、摧毁与反摧毁、欺骗与反欺骗等战术手段。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在没有电子战手段的情况下,曾被叙利亚的萨姆-6导弹击毁了28架飞机;而在第五次中东战争时,由于以色列运用了电子战手段,在贝卡谷各地仅用6分钟就摧毁了叙利亚价值20亿美元的19个萨姆-6导弹连阵地和29架飞机。而海湾战争的实践,再次证明了电子战的巨大作用。1991年的海湾战争之后,人们总结这场战争的特点是陆、海、空、天、电五维一体。电子战过去一直是战场上的配角,海湾战争中竟然与陆战、海战、空战、天战平起平坐,成为第五维战场。

微信图片_20210407195719.jpg

03 “电磁环境武器”——未来的战争利器

在未来战争中,制空权、制海权已经从依靠对空兵器、作战飞机等“硬武器”优势,逐步转化为以电子设备、技术、战术等“软杀伤”优势,没有制电磁权,制空权和制海权就会成为一句空话。没有电子设备,导弹和核武器同样发挥不了作用。

微信图片_20210407195723.jpg

目前,从发展趋势看,世界发达国家军队都十分重视研究战场电磁环境问题。在不远的将来,甚至还可能出现引发电磁环境自然因素变化,或者改变电磁波传播媒介性质的武器与作战手段,或者改变电磁波信号让敌方搜到虚假信息。这种“电磁环境武器”的出现,将从根本上改变电磁环境的整体形态,称之为电磁空间的“核武器”并不过分。谁能首先掌握“瘫痪”电磁环境、欺骗电磁环境的电子战武器,谁就掌握了信息战的“电磁主动权”。

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2019年6月17日报道称,美国陆军对“利用强大电子干扰手段阻止敌方部队之间通信联络”这一原始方式不感兴趣。相反,美军官员更倾向于“外科手术式”电子袭击的作战概念体系。这可能包括在敌人的雷达上创造虚假图像,让敌方误以为美军战机是在某个地点出现时,却在另一地点投射力量,或破坏敌方无人航空系统的指挥和控制系统。

“电磁环境武器”走上战争舞台并不遥远,让我们拭目以待。(来源:光明军事)

初审:孙世奇

复审:成自来

终审:陈光中

  • 0人
  • 0人
  • 0人
当前文章打分0分,共有4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分享到:
热度排行
分享到微信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 科普中国网 | 湖南省科学技术协会 | 湖南省科技馆 | 湖南省展览馆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声明 | 网上投稿 | 留言反馈 |